半江瑟瑟兮

小透明一只
爱獒龙,爱昕博,小甜饼生产厂。

【九辫】记一次因为相亲而被迫公开的恋情

·写个文纪念一下我因为雾霾而没看成的流星雨

·OOC预警,不甜不要钱

·当然甜我也不要钱

·人物属于他俩,故事属于我,严禁上升真人!!

·激情短打,一发完

·我竟然觉得自己高产似那啥

 

01.

      “我妈说让你周末回家一趟,相亲。”

       张云雷端着茶杯,嘴里边哼着小调儿,大爷似的往沙发一坐,开口道:“有什么可去的,反正成不了,净耽误时间,你怎么不去呢?”

       郭麒麟看见他这样就头疼,指着他道:“张云雷我告诉你少拿我撒阀子,不去也得去,这次是我爸安排的,还是上回那家咖啡厅!”

       张副总裁二话没说摔门就走,留着郭麒麟一个人在屋里气的跳脚,冲着门口喊道:“你跟我这门较什么劲?张云雷你这个脾气,除了杨九郎我就不相信还有别人受得了你!”

       张云雷走了回来,把门推开露出了一个嬉皮笑脸的脑袋,“那是他乐意!他怎么就不惯着你呢?”

     “您可赶紧滚,工作时间不吃狗粮。”

       听见摔门声的公司员工缩着脖子就当没看见,神仙打架他们掺和不起,不知道哪来的小道消息,说总裁和副总裁不合,他们却从没见过两个人打起来过,这回是石锤了。

 

 

02.

       张云雷坐回自己办公室才用手捂住了脸,今儿早上杨九郎刚跟他说家里安排了相亲,他因为这个跟人闹了一通,杨九郎也没生气,意思是要是张云雷不愿意他去就给推了。

       那时候张云雷抱着胳膊靠在厨房的门框上,冲着煎荷包蛋的杨九郎哼哼唧唧,“杨九郎你个大猪蹄子,我不就是生不了吗?你个始乱终弃的渣男,你还爱不爱我了?”

       杨九郎看着他那小泼妇的样子就想笑,关了火把煎蛋夹在吐司里,放上切好的番茄和鸡肉,转头道:“小祖宗,先别生气了,咱把饭吃了。”

       张云雷瘪着嘴不理他。

       杨九郎把装着早餐的盘子放在桌上,走过去搂住了小祖宗的腰,腰上连带着肚子上的肉都软乎乎的,“宝贝儿咱不闹了,吃饭,我不去了,闹着玩呢生什么气啊是不是,我给你热了牛奶,咱把牛奶喝了我送你上班好不好?”

     “不喝,我喝粥。”

     “那您得等一会儿,”杨九郎连抱带哄把人劝到了餐桌边上坐下,“粥还烫着呢。”

       杨九郎说着从砂锅里盛出一碗粥来,又拿了个碗把粥来回倒腾,能入了口了才把碗放在了张云雷面前,笑嘻嘻道:“这牛奶我喝。”

       张副总裁面上止不住的乐,拼了命的板着才让嘴角上翘没那么明显。对面的杨九郎看对面人红透了的耳尖说道:“快吃吧,你不有个会吗?一会儿开会该晚了。”

       现在可到好,早上刚弄这么一出,这边相亲的消息就来了。张云雷抱着手机,想了半天给自己对象发了条微信。

     『张劳西:翔子,那相亲你就去吧,省的你妈回头唠叨你。』

       他刚准备放下手机,没想到那边秒回:

     『九郎:怎么了?怎么又让我去了?』

     『九郎: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郭总让你相亲去?』

     『张劳西:你怎么又知道?』

     『九郎:您那点儿心思我还能不知道吗?去吧没事的。就是记着去之前跟我打个招呼就行,不行的话让你助理给你打电话救场。』

 

 

03.

       张云雷让助理给杨九郎打个电话,自己向上推了推眼镜,裹着羽绒服走进了咖啡厅。

       他今天没那么多事,下午窝在办公室喝茶晒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窝在躺椅上睡着了。前几天工作太多,每天都要面对成摞的文件和开不完的会,每天睡不了几个小时,这个项目结束了才得到了点清闲,好不容易歇一个下午,没有什么要紧的急事,助理也没叫醒他。

       这就直接导致了张云雷睡过了头。

       他本来是真没把相亲当回事的,相亲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吃一顿饭把话说明白了比什么都强,他姐能给他介绍的都是些通情达理的女孩,他一个有对象的也不能耽误人家。但是等他上了咖啡厅二楼看见他姐的和对面人说话的表情,突然意识到这次他姐姐和姐夫是认真的了——还是他不答应就敢包办婚姻的那种。

       他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预感。他今天戴了眼镜,但还是习惯性的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因为朝向再加上装饰的遮挡,他只能看见一个长发的背影,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对方的家长。张云雷总觉得不对劲,刚想一转头溜了,正听见他姐提高了声音喊他:“磊磊,这儿呢,过来!”

       张云雷只得挠着脖子走了过去。

       姐姐见他这模样就站起来抓着他的胳膊拉着他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道:“哎呀,就算忙也应该早点来,人家都等了半天了。哎呀杨姐真对不起,是我们家磊磊不懂事。”

      “没事没事,这有什么。我们家这个也不情不愿的,说是有对象了,也不给我们看看,我也得信他?”女人乐呵呵的说道 ,自己伸手拉了一把旁边的人:“我说九郎啊,你怎么还愣了?”

       杨九郎心说我能不愣吗?谁家相亲相到自己亲对象的?他看着对面同样惊讶的不行的张云雷,差点憋不住乐。

       张云雷发誓他看见了杨九郎好不容易瞪大了的眼睛,他心里止不住的暗自叫苦,这叫怎么回事啊,他咋跟姐姐说,说姐姐您可太厉害了这相亲对象找的真好,我跟他认识好几年了同居也快三年了不出意外我过生日他就得跟我求婚了,我觉得挺好的相亲很顺利要不我们按照长辈的意思提前扯个证吧。

       姐姐轻轻推了一下自己弟弟的胳膊,笑道:“这是你杨姐,你小时候她总上咱们家来做客,这是他表弟杨九郎,和你一样,是杨氏的总裁。”

       张云雷咬着舌尖才没笑出来,一一打了招呼坐下,拿着手机给杨九郎发微信。

     『张劳西:我让九涵给你打电话了,他打了吗?』

     『九郎:打了,我没接。您这不亲自过来和我报备您的行程了吗?』

     『张劳西:呦,杨小瞎厉害了啊。』

     『九郎:不是,宝贝儿,今天这咋回事?』

     『张劳西:你不知道我能知道吗?我姐就这么把我诓来了,别是发现咱俩的事了吧?』

     『九郎:这事再说,先别玩手机了,她俩可瞥咱俩呢。』

       张云雷放下手机,冲着对面抬头看他的杨九郎歪头笑了一下。杨九郎险些一口气没上来,这小祖宗老这么勾人可咋整。

       两位姐姐说了一句场面话看气氛差不多了就提出一起逛街,好把空间留给他俩。临走的时候张云雷和杨九郎起来送,姐姐拍了拍张云雷的手,压低声音道:“这次是你姐夫安排的,到底怎么回事我一会儿微信发给你,你可给我收收你这祖宗脾气,别搞砸了,你要把人惹毛了我让你妈抽你。”

       张云雷点了点头,看着姐姐下了楼梯,又窜到玻璃窗前看着两位女士坐着车离去,才松了一口气。回身坐到沙发上,身子一歪就拥有了名叫“杨九郎”的人肉靠垫。杨九郎把人往怀里搂了搂,“怎么着了?”

     “累,刚睡醒就赶过来了,没睡够,饭也没吃。”

     “那宝贝我带你吃饭去,顺便完成一下给咱俩布置的任务,正好咱挺长时间没出去约个会了。”

     “等会的,再歇一会。”张云雷又往人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刚摸出手机,姐姐的微信就到了。

       姐姐在微信里好好解释了一番,德云做了不少和军队有关系的生意,有不少靠的是杨老爷子的担保。可无论两家关系多么好,德云的东家和少东家,没一个和官场沾边的,没了这层关系就好像失去了一个保障,上边对德云卡的越来越紧,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最快的方法就是联姻。

       一纸婚约,把两家人并成一家人。

       正好前不久刚出了《同性婚姻法》的草案,因为这法案整个京城风云涌动,不少人牵扯在其中,京城的杨家和郭家联姻,几乎是支持法案的最有效的举动。一场婚姻牵扯到了半个京城的经济和政治,杨老爷子虽然不太熟悉张云雷,但是在张云雷还留着个长生辫的时候就见过,这两年张云雷在商界的名头渐盛,杨老爷子的意思是让他家九郎和张云雷试试。

       杨九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道:“嗐,您看看,这不就是缘分吗?咱就是命好,老天爷都让我把你拐回家。”

       张副总裁伸出手指挑起杨少爷的下巴,弯了眼睛笑道:“那丑媳妇啥时候回去跟我见公婆啊?”

 

04.

       两家的家长恨不得把自己家的孩子绑去医院看看,之前听见相亲恨不得躲得比猴都快的两个人怎么就突然接受了安排,见了第一面之后不仅安安稳稳吃完了饭,还一起看了电影。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位爷居然开始像普通情侣一样逛街吃饭定期约会了。

       只有郭麒麟在知道了张云雷的相亲对象时,脸上的表情足够让张云雷笑一年。

       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俩秀了两个月恩爱,就飞速的见了家长。杨九郎没等到张云雷生日,他在元旦跨年的最后一秒钟单膝跪下,在新年的第一秒把戒指放在了爱人的眼前。

       新年里的第一个拥抱,他们给了最爱的人。

       剩下的事情快的不可思议,他们作为新法案施行后的第一对同行情侣拿到了结婚证,在所有人的祝福里举办婚礼。

       张云雷躺在躺椅上,抬头看天窗里划过的流星,杨九郎走过来递给他一杯热好的牛奶,“看完就睡觉吧,都几点了。”已婚的张副总裁向旁边挪了挪,伸出手拍了拍让出一半的躺椅,杨九郎也躺上去,腻腻乎乎的挤在一起。

     “九郎,许个愿吧。”

       杨九郎转头看向张云雷,撞进对方盛着银河星辰的眼眸里,他说道:

     “余生有你。”

 

——END——


【九辫】我可去你的猫汤吧(一发完/pwp)

·婴儿车预警顶风作案,所以我们走链接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仍旧是激情短打,脑洞产物

·人物属于他俩,故事属于我

·禁止上升真人 禁止上升真人 禁止上升真人



点我看张云雷喵喵叫

我不写了!我写什么都没有蒸煮甜!
为什么我每对cp我都搞不过蒸煮!
摔笔!掀桌!

【九辫/短篇】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小甜饼)

人物属于俩大宝贝儿,故事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

重度ooc预警

重度ooc预警

重度ooc预警

————————————————

        杨九郎觉得再也没有比今天早上更委屈的时候了。

        他本来睡相没那么好,自打他家角儿出院还非得跟他睡一个床时候,他睡觉就基本上不怎么动了。到是张云雷有时候半夜疼的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把杨九郎惊醒。

        杨九郎坐在卧室的地板上,揪着枕头的一角——这枕头刚砸在他在脸上,一脸懵逼地回想自己是怎么到了地上的。

       昨个儿张云雷录完节目已经很晚了,杨九郎开车把人接回家就到了后半夜。锅里放着刚熬好了的银耳羹,里面加着切成块的白梨,张云雷累得够呛,饿得不行又什么都吃不下去,被杨九郎好歹哄着喝了一碗清肺,就趿拉着河马拖鞋去洗漱。十分钟后,他倒在床上睡熟了。

       杨九郎轻手轻脚的把他的角儿手脚摆正,用被子裹了个严实。卧室的床大,他俩都不怎么占地方,一张床躺两个人,哪怕张云雷睡得手脚伸展,也绰绰有余。他也困得厉害,脑袋刚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直到张云雷惊醒之前,一切还都挺正常。

       四九城的冬天一直冷得够呛,天气本来就干燥,加上暖气烘着,屋子里干的厉害,加湿器的加湿和除霾功能整天的开着,除了发动机的微微的响声,屋子里就剩下两人的呼吸声。杨九郎在睡梦中把人往怀里带了带。

       这一动好像触动了枕边人身上某个开关,张云雷一个翻身就压在了杨九郎身上,手嘴一起上,连掐带咬:“杨淏翔你个挨千刀的!你气我!你做梦都气我!杨小瞎你解释不清楚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哎呦角儿,大早上的——腿腿腿!!!小心点别伤着腿!”杨九郎动都不敢动,更别说还手,任着他在身上折腾,一边还得提醒着小祖宗注意腿。话音还没落,杨九郎不知道怎么就掉到了地上。

       他摔得龇牙咧嘴,床上的人抱着胳膊坐在床上横了他一眼,抱着被子躺下翻身背对着他。

       杨九郎接着房间里微弱的光,隐约看见了小孩儿泪汪汪的眼睛。得,不知道又做了什么噩梦,拿他撒阀子呢。

       他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摔得生疼的屁股,挪了两步坐到床边,问道,“磊磊,磊磊,怎么着了?”

       窝在被里的一小团轻微动了一下,没理他。

       杨九郎没说话,在床头摸出了手机点亮屏幕,发现已经快十点了,卧室的窗帘隔光效果太好,他以为才蒙蒙亮。刚莫名其妙糟了一通打的人揉揉眼睛甩甩头,放轻脚步出了卧室,又小心翼翼把门带上。

       张云雷几乎就是在他关门的一瞬间坐了起来,对着门生闷气。杨九郎这大猪蹄子居然在梦里跟他说要裂穴,可给这一线天厉害坏了!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响,张云雷又迅速钻回了被子里,闷着脑袋不说话。杨九郎推开门,无声的笑了一下,彻彻底底的见牙不见眼。

       他关门的时候就看见人坐了起来,这会儿放重了脚步也是给屋里的人听的。

     “磊磊,起来,把水喝了。”被子再一次动了一下,又没了动静。

     “磊磊,来起来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啊?我梦里又犯啥错了?”杨九郎         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角儿眼角还是红的,估计是梦里哭过。杨九郎这心里跟什么似的,心说梦里的自己个怎么这么王八蛋。他把人连抱带哄的扶起来,中间还挨了张小泼妇的几次打。

     “边去。”张云雷心里烦的厉害,知道自己无理取闹,脸上着实挂不住,可最近太多事了,他有时候恨得牙痒痒。

       杨九郎照例腻乎他,一颗脑袋往身上蹭,头上的还没搭理的乱毛蹭过下巴,惹的人直痒,张云雷呼噜了一把毛,气消了。

       就这么一瞬间气就消了。

       张云雷心说:“张云雷啊张云雷,你真是想瞎了心了。”

       外界哪有他俩在一起重要呢?他俩注定了是公众人物,在外面就是搭档,那些破事再烦也不该带进家里,这一方小天地里就他们两个,外界不会影响到他们。

      “角儿,磊磊,辫儿……”杨九郎叫他,搂着人的手又紧了紧,半晌才道,“咱不是说好了吗?我只给你捧哏。您就放一万个心吧,别瞎想。”

        五年了,什么风风雨雨都过来了,你还在怀疑什么。

      “辫儿,他们说的没错,我是往低了拽着你,他们没错。”杨九郎揉了揉好不容易养出来一点儿肉的小身板,说道:“角儿,按他们那话叫你度了劫了,你太仙了,我怕我不拽着你你哪天真羽化成仙了,我上哪找你去?我得拉着你往地上走我才安心。”

        张云雷没说话,伸手抹了把眼睛,他可稀罕死这个傻mermer了。

      “那行,我原谅你了。”他又呼噜了一把毛,“咱中午吃啥?”

      “前两天郭麒麟送来两条鱼,说是别人送到玫瑰园的,师傅说吃不了让人送过来,我给炖了——诶诶诶我得看看锅去过了火候味儿就该不对了!”杨九郎一边说一边扑下床,也没顾及拖鞋就冲了出去。

        张云雷盯着他的背影,心说多大了个人了还跟个小孩儿似的?   

        说什么羽化成仙,这俗世有你,就总有属于我的人间烟火。

 

 ——————————————

也不知道谁才像个小孩

九辫我是刚入坑,激情产粮。

我今年大一。我从没上小学开始听老郭的相声,多少老段子我闭着眼睛就能接上来。

论年龄我比不上某些粉丝,论资历我好像不比谁差。

所以我想说dw们,谁给你的脸在哪瞎叭叭?

你把捧角当成追星我不管,你少来娱乐圈“你蹭我们哥哥热度”这一套。

你辫儿亲手追回来的亲生的搭档,谁给你的脸质疑你的角儿?

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搭档好不好只有辫儿知道。

人家小两口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人家俩过命的交情,生死与共风雨同舟过来的。

是,你花那几个钱买票了,那是你乐意,说句不好听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他认识你是谁啊?

我羡慕二爷还羡慕不来呢,我疯了似的想要九馕这么个对象我还找不找呢,有这么个人这么疼我我能美上天。

混圈混这么多年了,怎么到哪都有辣鸡?

所以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电影最后的反转是冒出来了个邓布利多……
这部电影又叫做格林德沃之罪……
所以……这孩子是GG曾经对AD犯的罪?
……
……
……
ABO生子已经在我脑袋里转了好几个轮回了。
我要控制不住写文的欲望了。

记一个脑洞

大概就是大庆猫属性根深蒂固,困的时候喜欢往澜澜身边窝着。
于是有一天大庆在外面浪了一天回家太累了保持人形习惯性往赵处身上一躺,正好沈老师从厨房里出来,于是大吃飞醋。
赵处赶忙去哄然后被☀️
有太太愿意写吗!没有太太我只能自割腿肉了!问题是我没有驾照!

混蛋你给我从床垫子底下滚出来😡😡😡

因为自己的原因现在才收到快递

迫不及待的在自习室就拆了封给阿雪太太 @-瑞雪- 写repo

不是产出就不打冰秋tag了

团子已经到新家了太太不用担心了

我一定会对团子好的ヾ ^_^♪

让我再一次赞美一下太太!

能画出这么可爱的团子的太太一定也特别可爱!

阿雪还贴心的送了酸奶

正好是我最爱喝的!

啊啊啊啊啊暴风表白!

阿雪我爱你一辈砸(。ò ∀ ó。)